一个本丸
主要放刀陆奥守相关CP,乙女和腐都有
 

《【刀剑乱腐】和泉守你到底把本丸钥匙放在哪里了》

1月改得词,存下档

和泉守你到底把本丸钥匙放在哪里了
by加州清光

啊 啊 啊...
  昨天晚上 我走在回本丸路上
  突然想起 我没带钥匙
  我打给你 二十六个电话
  你没有接 你没有接
  你回话了 (喂 干嘛?)
  叫我等等 (这会儿不方便!)
  你远征完就回家 (真不行!)
  可是和泉守 你这个混蛋
  你带着吉行 去了函馆
  你到底把本丸钥匙放在哪里了
        你到底把本丸钥匙放在哪里了
        你到底把本丸钥匙放在哪里了!!!

(卡祖...

《【JOJO/仗承】安全词》

安全词

摘要:仗助想和承太郎做一些刺激的事,被承太郎拒绝了,他说他们首先需要一个安全词……

“停下,仗助。”
仗助正骑在承太郎的身上啃着他的脖子,事情进行到关键步骤,他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说停下。”
果真是承太郎压抑后比平时更加低沉的声音。
若是在平时有人打扰仗助研究生理学,他早就嘟啦上去。因为是承太郎先生,仗助十二万分个不情愿地忍住了,“什么事?承太郎先生。”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什么!”仗助又震惊又难过,鼻子一酸,“您早点拒绝我不行吗?非得在这个时候?这种姿势下?”
仗助还跨坐在承太郎身上,突然的拒绝让他感到很丢人。
“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
“我们需要一个安全词。”
承太郎转过脸,眼睛...

《【刀剑乱舞】万圣节特别语音》

ps用电脑观看效果更佳

《【刀剑】单行线上》

不知道怎么分类

是个有点奇怪的故事


店长交给我一项让人苦恼不已的任务。和母亲通电话时,我无意中提了一句,“糟了……”还没来得及后悔,电话那头便响起母亲夸张的声音。

“儿呀!这是让上司提拔你的好机会,要好好表现呀!”

尽管纠正过许多次,母亲似乎依旧固执地认为薪水不是和资历而是和绩效挂钩。

“再说现在工作多不好找,你条件不如人家,更要加把劲。”

“呜……”

这句话戳到了我的痛楚。

自从上世纪末历史修正主义者引起巨大骚乱后,原以科技和技术为骄傲的社会风气完完全全调了个头,现在就连应聘OL也需要灵力资格证。然而别说灵力了,升学前的超自...

《毁天灭地超绝落语男孩1》

虎与龙×汤神君没有朋友 crossover

汤神一手拎着超市塑料袋,一手抵在下巴上,眯眼思考着是否要进去看看。
在他正前方,竖着熟悉的旗子,上方则立着熟悉的招牌。作为落语馆的常客,汤神有一套自己的观看计划,贴在卧室的墙上,支出和时间的安排堪称完美。
没有照片或影音资料,名字也只在博客里见过几回的屯太老师,最近在落语界甚是流行。以自创的故事和粗犷又特立独行的风格而被人所知,在网上的评价也褒贬不一。所谓甲之蜜糖乙之砒霜,听不惯的不是被粗鲁的语气吓到,就是觉得此人粗鄙不堪,反之听习惯了的则对包袱赞不绝口、场场必追。
探究这样一个新米奇人,对汤神这样的落语狂热分子来说,像是专栏美食家不仅要吃...

《うちの吉行就那么可爱》

Lv1
审(手里抱着一堆金蛋):来来来金蛋可劲儿造!
吉行(摸摸自己头):哦
Lv71
审(脸埋手里):555又搞砸了
吉行(抱着摸头,表情缓和):么四儿么四儿有反省就好,尾巴借你擦擦脸
婶婶:不,脏
吉行:……

《【刀剑无CP】72小时特别行动3》

*无CP

*幕末组中心

 

 

 

到了这个年龄,不是十几二十几,而是一百多两百多六百多岁,陆奥守吉行早就学会分场合行事,世人管这叫“察言观色”。

也许会有审神者跳出来,反驳道我家的就不懂。自然,付丧神的一切言行举止都是模仿人类来的,但就好比有好事者把它做成游戏,吉行第一个就能通关,却仍然耐心地不读空气解锁所有的结局一样,他只是不想迎合那位罢了。

不过,目前吉行、和泉守和堀川这三人要讨论的不是审神者对付丧神的微妙误解,而是在当时那种情境下,吉行为什么没有扭头就走。

“本来吧,长谷部在近侍房里出声不稀奇,审神者在也没啥大不了的。”

为了躲避酷热,三...

《【刀剑无CP】72小时特别行动2》

*无CP

*幕末组中心

*这回大家都不太开心


一阵混乱后,众刀终于都冷静下来。

……就在吉行刚要这么想时。

安定笔直地躺倒在榻榻米上。


-


“你你你怎么啦?”

吉行很紧张,这么快第一个牺牲品就出现了?

“不用管他,八成是觉得没动力了吧。”说着清光也顺势倒下去,“既然被主人抛弃,就这么变回本体消失也无所谓。”

安定没有回应,一动不动,眼睛也懒得睁开。

两人的对面,自始至终没爬起来的和泉守大大地叹息道。

“唉,你...

《【刀剑无CP】72小时特别行动1》

*幕末组中心

*无CP


还有三天。

无论陆奥守吉行如何掰着指头数,还是只能得出这个结论。

如果从现在开始算起,可能连三天都不到。

在空无一人的近侍办公室里,他冷汗直流。


--


“呃——啊、等一下。”

和泉守单手抚额,另一只手做出暂停的动作。

“怎么回事呢,明明说得是日语,好像一句也没听懂。”

停顿了一下,堀川也接道,“不是指陆奥守先生的方言。”

“是吧?我一开始也以为自己脑袋和耳朵中哪里坏掉了一个。...

《【刀剑无cp】审神帐之off time》



*无CP,幕末组中心
*大量私设

自从政府开放夜战后,我便常常派以吉行为队长、诚组各位为队员的队伍出阵。
第一次出阵时,为了照顾彼此的情绪,整个队伍只有经过资源点时才会发出小声的“哎呀”“哦哦”的动静,连面对敌人时也不太放得开。可是经过这么多次合作,即使是锅里的石头也煮熟了,当长曾祢也变得不介意和吉行同席而坐,连安定都感动地多喝了两杯酒。

“可能是戳中主上的萌点啦。”
回去的路上,清光嚼着丸子分析起队伍组成。
不愧是由年轻人组成的队伍!如果平安时代的刀们在场,肯定要就“萌点”这个词讨论两句,这样全员都能听懂的场合很难出现。
这个按且不表。

“哪里有啊?”
发问的是和泉守,可能是因为扛着两袋活动不...

《【刀剑乱腐】长陆/虎蹄梅合志repo》

*全是剧透

终于看完啦!!

这个CP完全就是本丸的黑暗严肃之最。

先说明夷太太,整体风格很压抑,比起谈恋爱更像绝境中成为彼此的救赎/一起在堕落中沉沦👈这种感觉。
之前拿到狸陆本一直没repo,主要也是因为没怎么看懂……这么有诗意和氛围感的作品,变成文字后就好理解多了。
假日简直细思恐极……结果看完所有的,感觉被磨短的命运还算好的了(打脸.jpg  两个虎哥的对峙,还有短刀吉对两个虎哥不同的态度,最后颇有深意的疑问,明夷笔下尽是悲剧英雄式的吉行。
化龙是三篇中最喜欢的一篇,剧情完整,空有抱负却被束缚在刀体内的吉行和囚住他的虎哥,还有最后无可奈何又绝望的结局……因为鱼缸和化龙的点题,整...

《【刀婶深夜60分】花嫁》

和泉守兼定→→→审神者(♀)

*庆祝极化系统实装!

审神者搬来了一件大器物。黑色的很薄的非金属物件,表面光滑。
彼时近侍和泉守在传送门前来回踱步,审神者比平时慢了不少。等他把本丸所有刀的名字都数过三遍,门终于发出震动,代表从现世归来的蓝灯亮起,和泉守几乎跑过去迎接。
“你这——”
话还未出口,和泉守就因眼前的景象噎住了:一个比本体还要高的纸箱颤巍巍的从门里冒出,盒下只能看到一双腿,袜子很眼熟。
把责怪的话咽回肚里,和泉守急急地赶上去抱过大纸箱,就这样把这个名为“电视”的东西,连同气喘吁吁的主上一起,接回了本丸。

刀们围住“电视”,研究起这个新鲜事物。经过一番折腾,塑胶外皮下的细线得以从入口起,穿...

《【转载】灰度图》

同人本制作私人小教室:

感谢茅台应邀写了这个灰度科普。
这下面的图,黑的程度还算凑合了,遇到更黑的,妥妥就是非洲人…
下次会给大家介绍灰度转网点相关的硬货,敬请期待。

补充
关于网点好还是灰度好。灰度印刷更艰难。一般情况下推荐网点。
无论是灰度还是网点。总结一下说就是浓度控制在10-70  网点线数控制在50-60 
关于下边的问题不再回复了。稍后写黑白插图漫画专题从头说。

一壶茅台: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翻译一下就是——

最重要的话重复三遍:

不要轻易相信显示器所示明暗和对比度!

不要轻易相信显示器所示明暗和对比度...

《【刀剑无CP】审神帐之市中噩梦》

*5.18更新  发布不到48小时,我竟然过了6—1!!!谢谢大家

*无CP
*OOC

药研从传送门回来后便面无表情地瘫坐在地上,动也不愿动。
“醒一醒,报告战绩。”
长谷部在指挥室下达指令,药研像没听到一样,维持着颓废的姿势,无声地拒绝。
又倒下一个,长谷部眉头紧锁地想。同行的夜战队成员早就个个面色阴沉,连平时最吵的厚和爱染也蔫了。

回想主命,长谷部眼角有一丝湿润。
“压切啊,没别的,能穿过市中就行。任务不重,需要耐心,我看好你。”
审神者原想拍拍肩,发现身高不够,改为拍拍长谷部的腰。
“请不要叫我压切。谨遵主命。”
感受到腰部两下重击,长谷部暗自激动。自从等级不够负伤回城后,他再没去过京都...

《【刀婶深夜60分】讯息》

御手杵×审神者(♀)

*怕赶不上,这次提前写了

清晨了,御手杵抱着被子醒来,口水流了一枕头。洗漱完毕,穿戴整齐,御手杵前往大厅。
今天不用出阵,除了内番刀们也没有别的任务,御手杵和几把闲下来的刀刀围坐在一起打牌,输了就脱衣服,从战斗服脱到最后一层,连首饰和护甲都算在内。他玩了不到两小时,现在只剩一条内裤和T恤,打得另几把索然无味。
“不玩了不玩了,”厚很没劲地躺下,“好像大家在欺负御手杵似的。”
“总是杵子输!”狮子王也把手里的牌一散,“亏我穿这么多来,至少放下鵺也行啊,热死了。”
被炮轰的对象很愧疚,拉过大家面前的一堆牌重新洗,“要不我再穿上几件?”
“不是这个意思!”
“哎,御手杵,”...

《【刀婶深夜60分】手制便当》

御手杵×审神者(♀)

“哎?”
御手杵惊讶地接过便当盒,便当盒厚厚几层,用蓝布包裹着,上面有米色花瓣的刺绣。

今天的远征任务分配给了他和藤四郎家的胁差兄弟。往返目的地需要18个小时,运气好的话能捡到手札和小判,是少有的长途远征。他们六点就要出发,五点就要起床,一个小时仅供他们匆忙收拾并塞几口粥和小菜,还不算上鲶尾赖床的时间。此外的两餐都要在外面解决,通常鲶尾会拉着骨喰跟主上要零花钱,今天不知怎么,由明显睡眠不足的食当番山姥切和青江提供便当。

御手杵等在两人身后,待骨喰也拎走两盒,却被告知“没有他的份”。
“啊??”
“没有。”
“哪里搞错了吧?”
“就是没有。”
山姥切依旧冷冰冰。
“什么...

《【刀剑乱腐】双面男友1》

陆奥守x御手杵
 
*攻受没有意义

又是一年春天,御手杵还是没参加任何社团。

 

***

 

起初御手杵以为陆奥守是星探,身戴时髦的首饰,摘掉帽子后露出杂乱如探测器般的发梢,一遇到御手杵就立起来。所以他接过名片前都没有怀疑,直到他定睛看着上面的印刷字。

“……研究室?不是事务所吗?”

“你对自己的外貌很自信。”

陆奥守牙咬着橙色饮料的吸管,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御手杵,声音是带笑的。御手杵耳朵开始发烫。

“我有一个朋友……算了,你有什么事?”

“你朋友怎么了?”

御手杵料不到对方这么有兴趣,耳朵像两块烧炭,正要把脸烤熟。

“他说,咳,我长得有点像个明...

《【刀婶R15】第一次提出侍寝的审神者》

*刀剑乱舞乙女向

*烛台切光忠✕女审神者✕同田贯正国

*各种私设,会长是长谷部

*段子集合,自嗨用/w\

审神者第一次提出侍寝要求。

审神者:……以上就是这次会议的全部内容。会长,剩下的拜托你了。

会长:[唉……]是。

审神者:那么解散。对了光忠,有事想和您谈一谈。

光忠:[停下回去的脚步,转身]哦,什么事呢?

审神者:[等待全部刀人走出,把门拉上]不要这么拘谨……你可以、嗯,坐得离我近一点。

光忠:[笑]什么事这么神秘。您让我想起政府发下文件要审神者们学会骑马那一阵的样子,咳,扯远了。

审神者:就是,那个,你平时几点睡啊?

光忠:嗯?正常十一点左右吧。

审神者:这样...

《【刀剑无CP】审神帐之端午节》

*无CP

*悠闲的本丸日常

 

 

 

审神者睁开眼,从本丸中醒来。

歌仙跪坐在一旁,身边摆着水盆、粽叶和糯米,正努力抓起一把生糯米塞在粽叶里。

正在这时,拉门被拉开,光忠手持一个空盘探进脑袋,与审神者对上了眼。

“哦,您醒了吗。”

 

******

 

这是一个悠闲的本丸。鉴于审神者的性格,除了吃睡应付考试就是打游戏,对出阵一事完全不放在心上。有时由于现世的事由,一连几个星期不能回到主城,造成本丸的大家性格也变得懒洋洋了。

就是这样的故事。

 

******

 

嗯,端午节快到了啊。

某...

《如何搜索资源,查看模型的配布使用规则,编写完整的借物表》

Kinsama:

你好,这里是Kin

这篇教学主要指导新人如何定向搜索资源,查看模型的配布使用规则,和编写完整的借物表

内容会比较长,望耐心观看

建议养成在搜索和收集资源时记录配布地址和作者名称的习惯,以方便制作动画时编写借物表

《 MMD全面基础教程资源及国人原创模型整合 》

里面有MMD相关软件下载,很多教程资源整合以及国人配布的模型,附预览图:


然后是如何在国外的网站中搜索我们想要的模型

目录:

《【娛樂向】考據、野史、軼聞和無關緊要的小捏他。》

刀剑乱舞neta屋:

某閑:



有一些是單純的小捏他,有一些是帶胡扯的考據。



!!注意!!


上一篇一樣,


有強烈的主觀猜測、臆斷、妄想、腦補。


有很多道聽途說、不明野史、都市傳說。

考據不足→有


拾人牙慧→有


當社比的愛情表現→有





還是那句老話,娛樂為主,認真你就輸了。




順序是亂來的,配圖看心情,小標題純屬個人興趣,別深究。


(如果看標題能會心一笑說明我們可以做心之友。)...



《想让刀剑男士做这样那样的角色!30题》

1.一番好み(外見)→

【最喜欢哪一位的外表?】

山伏国广。眼睛很好看,轮廓也很干净。虽然穿得鞋有点怪,但是单看脸,真是再好看不过了啊,何况身材又不错。脱下头巾后颜值在原来的基础上增加一百倍!

2.一番好み(性格)→

【最喜欢哪一位的性格?】

陆奥守吉行!“难得的华丽舞台,抓住世界吧!”探索冒险的精神、不落后于时代的开放思想、热爱和平的心灵。儿子,你简直太好了。

3.近侍にしたい →

【秘书刀选哪一位?】

鲶尾藤四郎。平时戳戳他,很会说一些甜言蜜语,而且长得也好看,声音又好听……没有理由不选。

4.友達になりたい →

【选哪一位做朋友?】

陆奥守吉行。做朋友的话,果然性格...

《校园Paro脑洞》

我的心还是很好懂的!

没有的刀,初始好感度在0~10左右,不会提升;

拥有的刀,会因为奇怪的脑洞(+15)和同人作品(+5)还有微博语c(+10)给一把刀加分;

但是最重要的还是和刀的相处过程(+50),以及好听的语音(+20)、台词(+20)!

每个本丸的每把刀都不同,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但是每个本丸的刀有自己的主体,可以继承主体的意志,链结和刀解算在内的话。)

-------------


吉行,乱酱,咖喱君

鲶尾,青江,狮子王

(其实这么排的时候心里不好受!不想把狮子排最后一个!但是放其他人也心疼!新人就忍耐一下吧!)

想看这几个心头好的校园Paro…!

但是乱酱和鲶尾肯定和另外几个不同班啊!

乱酱(...

《人生苦短 别让自己后悔啊》

“What I learned in the past is that follow your heart in choosing your job,

as it will take up most of your day and your life (if you are happy at your

job, you are a happy person, otherwise, you are miserable always). ”


“ I always believe while we are young, we should challenge ourselves to

see how...

《Rabbit-Matt Duke 中英对照》

根据一个版本的翻译,自己又修改了几处💞

多多学习啊,run little rabbit run

Every sentiment hangs around

No longer than a minute or two

I find I keep falling for love

But I can’t seem to follow it through

百感交集

不再是一两分钟

我发现我依然为爱沉醉

但我似乎无法坚持到底

So run, little rabbit run

Just run, little rabbit run

所以走吧,小兔子,走吧

只需走掉,小兔子...

《콩가 - 컨츄리꼬꼬 中韩对照》

달나라 꿈꾸는 나의 HONEY 

渴求着月之国的我的honey

태양이 싫다 (예) 뜨거워 싫다 (우)

흔한게 사랑에 타지 않는 차가워진

저 달빛이 좋다(얘) 차가워 좋다(와)

그녀의 머릿속 정말 이해할 수가 없다 
讨厌太阳(耶) 讨厌火热(喔)
喜欢那不易为爱燃烧的
冰凉的月亮(耶) 喜欢冰冷(哇)
真无法理解她的脑回路

그래 Bye bye bye 가고 싶은 대로 가

하고 싶은 대로 하고 너의 사랑 찾아가 

Hi hi hi 과연 만족할런지

다시 돌아 오겠지 설마 설마 했었지 
好吧bye bye...

Tulip Bubble

《麦子和汤3:温泉夜话》

在爱琳,雇主和受雇者的关系是被奇妙的魔法联系在一起的。尽管平时会分别行动,在主人有需要时,仆人可以受到召唤迅速赶来,不受时空限制,十分神奇。
即便如此,拥有自我意志的仆人也不是毫无限制的百分百服从的。比如对于麦子来说,自己的执事汤一周只会工作一天,超时就会拒绝麦子的召唤。甚至除了战斗,在其他时刻要求帮忙会让汤感到不耐烦。
基于这样那样的麻烦理由,麦子对汤从未有过太大要求。大部分时候,麦子只是让汤帮忙背东西。

麦子是名除了战斗力低下外毫无特点的平凡无奇的少女。此时此刻,她正瘫坐在温泉中,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叹息。
“……哈啊~~~~~~~”
发出同样的长长叹息声的,是坐在麦子旁边的执事...

《麦子和汤2:雨天》

“所以你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到底在装什么深沉?”

这不是个好天气,天空雾蒙蒙的,雨下得很大。空气中漂浮着青草潮湿的香气。
高个子的少女和体格结实的男人并排站在一起,在屋檐下躲雨。少女身着新买的重铠甲,看起来肩膀很宽,像极了某个精通武艺的剑士。实际上两个人都知道这只是视觉上的效果,少女的实力大概不如一只蜥蜴。男人则穿着一贯的白色执事服。

“这没什么吧,主人。”

一个月的相处,少女渐渐摸清了执事的偏好。
如果闲着没事做就很会发牢骚。问起不感兴趣的话题,就会很干脆地说不知道。对食物也没有太大的要求,受伤了也不要求包扎,只有在战斗的时候才异常兴奋。提起作战方式滔滔不绝,而且会常常鼓动少女去各种修炼场,被拒绝时会嘀咕...

《麦子和汤1:初见》

少女在克拉营地,刚刚从尼克那里知晓了双剑的传闻,正要前去一探究竟。但是作为纯新人来说,果然还是有点困难。
“嗯……塔汀那边的委托还没有完成,炼金术师什么的……还有萨玛拉那边也很紧迫,变成狮子对我来说还是……”
拿着长长的任务卷轴,少女很是头疼。虽然主攻的方向是魔法,但是连火球术的残页都收集不全,导致攻击力低,任务拖了长长的几页没法完成,想要探险出遗迹——却也还是不行。人品不够呀。什么都完不成。
啊啊,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脱离新手的身份啊……

就在这时。
四周突然出现了白光。
是非常熟悉的、每当见到娜儿和变身成帕拉丁时都会发出的光芒。
“!?”
少女吓了一跳。
光芒中出现的,是一位身着白色西服的执事模样的男人,一手搭...

© 一个本丸/Powered by LOFTER